首页 | 学院概况 | 师资队伍 | 人才培养 | 学术交流 | 党建与思政工作 | 学生工作 | 招生就业 | 学科科研 | 校友之家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才培养 >> 本科生培养 >> 实践教学 >> 正文

 

2018级文博学子专业实习札记之五

2021年04月21日 17:07 2018级文物与博物馆学 钟国顺 点击:[]

我与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不可不说的修复二三事

文物修复师,是一个专业对破损文物进行修复的职业,需要具备多门学科的专业知识,同时也需要极大的耐心和毅力。伴随着《我在故宫修文物》的热播,人们增加了对文物修复师这个职业的了解,也由衷地佩服那群坚守匠心,“择一事,从一而终”的匠人。2021年3月20日——2021年3月23日,央视以直播的方式向网友展示三星堆的发掘过程,极大地吸引了公众对文物事业的关注,也进一步促使文物修复师成为一个热门职业。

我是重庆师范大学2018级文物与博物馆学专业的一名学生,大三下学期就是我们专业的实习期,在老师问我关于实习工作的意向时,我将修复放在了第一位。

2020年3月4日,我首次来到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就被研究院办公楼的历史气息吸引。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位于渝中区七星岗,乘坐轻轨一号线到七星岗站,从二号出口出地铁站,沿枇杷街上行200米就到了。研究院的办公楼与周围的老居民楼形成鲜明对比,这座平整方正的办公楼虽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依然保持整洁。这次到文化遗产院实习的总共有9人,初到研究院,院方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在召开完实习生见面大会以后,我们跟随各自部门的领导去接下来三个月工作的地方。被分配到修复部的包括我总共有三人,带领我们的男老师姓叶,是一个典型的北方大高个儿,从他说话的口音就能听出来。

三个臭皮匠组跟着叶军师参观了修复部,在现实中观察修文物是一件新奇的事,走进每个修复室都会不自觉感叹,震惊于破碎的残片在这里变成我们在博物馆里看见的国宝,同时也会感到一些落差,因为真实的文物修复与想象中的有所不同。尽管有一点落差,也完全不能打击我对于文物修复的热情与兴趣。在正式工作前,叶所长对我们进行了培训,向我们介绍了一些文物修复的案例和原则,为我们后续的实习工作奠定基础。一节课讲完后顾老师分发给我们每个实习生一些铜币、铜饰和铜片,让我们对其进行拍照记录和清理。

实习的第一天就在这样既新奇又兴奋,还有一点初来乍到的不适应中度过了。这是我对文物修复充满高度的热情与兴趣的一天,希望往后的日子都是第一天。

到文化遗产研究院的前10天都在练基础功——刮铜钱。你可别小看那一枚小小的铜钱,想要刮好它,刮得漂亮,还需得多练。不把你脖颈弯痛,眼睛看花,是没有那个功夫的。刮铜钱工作总归是乐多于苦,你能从中学习到很多知识,当你刮好一枚铜钱,那种成就感也是旁人所体会不到的。

刮完铜钱后,我们开始跟随做瓷器修复的老师工作,我们每人领了两件瓷碗。我个人认为瓷器修复的工作对技术的要求更高了,瓷器的表面光滑,要求修复时也要把补配的地方打磨光滑,这对修复者的打磨技艺要求极高。

在陶瓷修复实验室的日常基本可以总结为以下几步,早上到达实验室的第一步就是打磨,磨前一天补配的石膏,磨到十点多钟的时候,不知道从哪个喇叭里面传出来广播体操的铃声,这时候前一天补配的石膏已经打磨完,但可能又打磨过多了,或者发现了新的问题,就又需要调石膏进行补配,等待石膏干的时间就打磨周围没有上新的的石膏的地方或者磨另一个没有上石膏的瓷碗。工作不忙时,大家一边盯着手里的活,一边聊几句八卦,或者听别人说八卦。偶尔发出一声惊呼,抬头一看,原来是谁补配的石膏掉了,又需要重补,于是“我一般不笑,除非忍不住。”中午吃饭时间,去隔壁楼打一碗筒骨汤或者丸子汤,我们三人再加上文理学院的两名实习生,以及两位来自湖北武汉的老师在会议室吃饭,偶尔叶老师也和我们一起,和我们聊一聊最近三星堆的直播以及与文物修复相关的内容。下午两点多开始工作,上午补配的石膏已干透,又可以进行打磨了,打磨着打磨着,楼底的吆喝从窗口传进来,“收手机,电脑,电视,冰箱;电视,电脑,冰箱……拿来卖。”再过一会儿,从后面枇杷山公园里传来一首小曲儿,这时我就想啊,再来盏茶就完美了。时间过得很快,临近下班时间,再对缺少石膏的地方进行补配,以便石膏可以在晚上干透。

在陶瓷修复实验室进行了近一个月的瓷器修复,叶老师和顾老师告诉我们有一批青铜器急需清理,让我们回修复部二楼清理青铜器。当见到那些器物的时候,我惊了,因为它们实在是损害得太厉害了,有的已经完全锈蚀,胎体一点不剩,稍微用力就成疏粉。这些文物中还有一块被切得方正的泥土,一堆铜币被泥土掩盖,叶老师说这一块够工作一个半月,这就是实验室考古,要一点点地松土,清理铜币,说不定还能发现穿铜币的线,这块土最后被小赵认领了。

清理青铜器的过程中,时不时传来两声吸气声或者是呼气声。当你听见吸气声的时候,多半是哪个倒霉鬼不小心刮坏了铜币;而呼气声出来时,则大概是终于搞定了一个极其危险的文物的清理工作,或者是安全将多个重合的铜币分离开。突然,一声惊呼,原来是小赵在那块泥土里发现了一根“线”,拍照记录后,赶忙去找来老师,老师说那根“线”有可能是草,需要进一步的观察检测。我很好奇那到底是线还是草?如果是草,又是什么品种呢?这种草是已经灭绝了,还是现在也能看到。

实习期已经过半,我进行文物修复工作也已经有一个半月了。这段时间,每天早上从学校出发,乘坐地铁一号线到达七星岗,在枇杷山街上一家名为“放心点”的早餐店买两个包子,爬过夺命坡(小陈给遗产研究院下的陡坡取的名字),再与早上遛鸟的大爷擦身而过,经过一天的工作后,每天下午我们正好赶上小学生放学,跑两步赶在他们之前买到鸡蛋仔,迎接他们羡慕的眼光。许多现代年轻人不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但是我认为如果是这样的,也还挺好的。

最后借用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里的一句话:“文物是过去式,但修复文物是正在进行时。”希望每一个热爱文物修复的人都能长久保持这份热爱,每一天都是第一天。

(2018级文物与博物馆学 钟国顺)

钟国顺正在清理铜币

钟国顺正在拍摄清理前的文物

上一条:文博实习记——柏拉图式考古 下一条:2018级文博学子专业实习札记之四

关闭


 

   头条新闻

重庆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 2021年...
    一、复试录取工作原则(一)坚持科学选拔。积极探索并遵循高层次专业人才选拔规律,采用多样化的考查方式、方法,确保生源质量。(二)坚持公平公正。做到政策透明、程序公开、结果公开、监督有力,切实维护考生的合法权益。(三)坚持全面考查,突出重点。在对考生德、智、体等全面考察基础上,突出对考生专业素质、实践能力以及创新精神等方面的考核。(四)坚持客观评价,凡拟录取的考生均须参加复试,复试...   [详细]

 
快速入口

友情链接: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 | 重庆师范大学考古学及博物馆学实验教学中心

快速通道:重庆师范大学党政办公室 | 国际合作与交流处 | 研究生院 | 科研处 | 招生就业处 | 教务处 | 学生处 | 图书馆

  

 

大学城校区:重庆市沙坪坝区大学城中路37号 邮编:401331  院办电话:023-65362750
沙坪坝校区:重庆市沙坪坝区天陈路12号 邮编:400047
版权所有©重庆师范大学历史与社会学院